您的当前位置:

网信快3 > 联系我们 > 正文

  • 民间故事: 小伙看守荒宅, 救下一条青蛇, 女子: 你弟弟不老实

    宋朝大观年间,凤阳县有个猎户叫冯大牛,以狩猎为生,他娶妻曾氏,曾氏贤惠能干,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,大儿子叫冯志远,小儿子叫冯志才。

    当小儿子冯志才出生时,冯大牛并没有生子的喜悦,反倒忧心忡忡。他认为自己出身贫寒,只能勉强维持温饱,现在又多了个孩子,无疑会让负担加重。为此他整日唉声叹气,愁眉苦脸。

    冯大牛与同村的教书先生秦守业关系甚好,一日,冯大牛与秦守业在一起喝酒时,抱怨自己家底薄,恐怕儿子受苦,向他请教有何发财的路子。秦守业脸色严肃地说道:“人的出生不能由自己决定,但是可以通过努力来改变命运。如果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企图不劳而获,最终会人财两空。”

    冯大牛听了秦守业的话后,茅塞顿开,他对秦守业行了一个大礼,惭愧地说道:“我以前总是抱怨命运的不公,现在先生点醒了我,抱怨也解决不了问题啊。”

    秦守业见冯大牛豁然开朗,微笑地点了点头,两人推杯换盏,相谈甚欢。

    秦守业语重心长地又说道:“人不如我意,是我无量。我不如人意,是我无德。世人多有抱怨,稍有不合意就生怨气。却不思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。何谓好运?福气耳!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,命运自然会改变的。”

    回到家中,冯大牛看见曾氏在哄着两个儿子睡觉,顿觉暖意融融,功名富贵其实都是云烟 ,一家人的健康平安,才是最重要的啊!

    从此,冯大牛悉心教导两个儿子做人要脚踏实地,做事要实实在在。

    大儿子冯志远将这些话都牢记在心里,小儿子却不以为然,看到自己的同窗家里都很富贵,心里就有些不平衡,心想将来找到一条捷径,一定要金榜题名,平步青云。就这样,随着时间的推移,冯志才渐渐滋长了功利心。

    有一年,冯大牛独自上山打猎,突然遇到了一条巨蟒,那蟒蛇身长约三丈余,正当冯大牛持弓射蟒时,另一条大蟒从灌木丛里窜了出来,将他一口给活吞了。

    冯大牛一去世,冯家感觉像天塌下来了一般,日子过得日益拮据。这时,冯志远自愿放弃学业担负起家庭的重担,曾氏说什么都不同意大儿子这样做。冯志远苦苦哀求母亲曾氏:“娘,弟弟比我聪慧,只有兄弟齐心,家庭和睦,才能万事兴啊!我是家里的长子,父亲走后,理应由我来肩负重担。”

    曾氏听了这番话,心里万般难受,她握着冯志远的手说道:“儿啊,是为娘没有本事,让你受苦了。”转而又对小儿子说道:“志才,你一定要谨记哥哥的恩情啊。”

    冯志才感激地说道:“娘放心好了,将来我一定会报答大哥的恩情。”

    曾氏见两个孩子都很懂事,不由地欣慰地笑了。

    就这样,冯志远放弃学业,开始上山打猎维持生计,而冯志才继续在私塾读书,深得山长的器重将其收为弟子,亲自教导他的经史子集。

    转眼之间,两兄弟已经到了二十岁。冯志远每日不顾日晒雨淋,严寒酷暑都上山打猎,补贴家用。而冯志才考上了秀才,前往在县城书院读书,每月冯志远都要给弟弟寄去银子供其吃住。

    可是冯志远去书院读书后,整个人都变了。每次冯志才寄信就是伸手要钱,回家后不太搭理母亲和哥哥,有时还因为嫌家里给的钱少跟母亲吵架。

    曾氏为此事教训冯志才,说他已是秀才,为何还向家里伸手要钱,一点都不心疼母亲和哥哥。

    而冯志远却总是为弟弟开脱,他说道:“娘,自从志才当上秀才后,在城里读书,往来见的都是大人物,若是手头拮据会被旁人笑话,倒是我们在乡下又不怎么花钱,所以娘要理解他。”

    “你倒是挺会为弟弟说话。同村和你一般岁数的男子都已成家了,你为了弟弟读书一直省吃俭用,为娘心疼你啊。”曾氏说到这,声音有些哽咽。

    随着曾氏的年纪越大,身体也越来越不好,家中开销入不敷出,几亩薄田仅能维持温饱,自从冯志才去县城读书后,日子就有些捉襟见肘了。

    于是,冯志远和曾氏商量了一下,他决定进城去找活干。一来是赚钱多,二来是可以在县城照顾弟弟。

    冯志远在同乡宁二狗的推荐下,来到了县城一个员外家里当仆人。 这员外姓姚,在县城富甲一方,给仆人开的工钱也是最高的,因此为了能进姚府当仆人,很多人都挤破了脑袋。

    不过奇怪的是,这次他亲自应征,条件竟然是仆人必须要身材壮实,武艺高强,而且胆大心细。

    冯志远站在一列应征的仆人群里最是抢眼,因为长年累月的打猎生涯使他的身材非常健硕,姚员外来到他的面前,问道:“胆子大吗?”

    冯志远回答道:“从小就跟随父亲打猎,什么豺狼虎豹都见识过。”

    姚员外当即一招手:“就要你了,其他的人都可以回了。”

    冯志远一人留下时,姚员外对他说道:“你去帮我看守我家城西的老宅,那老宅许久都没有人居住了,我有点不放心,若是你看管打理的好,我就升你当一等仆役,月钱可以翻两倍,如何?”

    冯志远一想,这可是一门好差事啊,马上就点头答应了。

    可就在他点头同意的一刹那,管家旺财却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
    冯志远不太明白旺财的意思,等姚员外走进了屋,他立即走到了旺财的身边问他是何用意。

    旺财却皱着眉头对他说:“那座老宅年久失修,已经荒芜了,听人说那里有不干净的东西,很多人都不敢进去,你是不清楚状况啊。”

    冯志远听了旺财的话,虽然心里有些后悔,但一想到月钱可以翻两倍,就有钱给弟弟花销,为母亲补贴家用,索性豁出去了。

    次日一大清早,冯志远便来到了城西的老宅,推开厚重的铁门,只见里面雕梁画柱,亭台水榭,虽然可见当年姚府的繁华,但是里面却杂草丛生,看上去很久都没有住了。

    他在院子西头的仆人房里住了下来,一连呆了五天,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心想这是不是有人谣言惑众,实在太多心了。

    这日,冯志远在院子里扫地,突然,杂草丛里有“哧哧”的声响,他走近一看,却突然看见一只蜜獾正叼着一条青蛇窜了出来,只见到青蛇不停地挣扎,发出嗞嗞的惨叫。

    冯志远心里也没多想,从地上抓起一块大石头就打在了蜜獾的身上,那只蜜獾惨叫一声,逃出了门。

    冯志远走近一看,那青蛇已是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,他将青蛇捡了起来,走进屋内,找了一些药粉敷在青蛇身上。

    过了七日,那青蛇终于恢复了活力,冯志远将青蛇抱起,放到了门外放生,他对着青蛇说道:“小青蛇,你还是快回家吧,下次注意安全。”

    那青蛇朝他点了点头,摆了摆尾巴,就迅速地游走消失在了眼前。

    当晚,冯志远忙碌了一天,就上床睡觉了,马上就进入了梦乡。不一会儿,梦中一位身穿绿裙的姑娘向他走来,说道:“恩公,我就是你所救的青蛇。你的大恩大德,我当涌泉相报。只是有件事我要提醒你,千万别让你弟弟住进宅院,因为我们全家打算要搬进来居住。”

    冯志远心中非常纳闷,也感到很疑惑,他说道:“我弟弟怎么会来这个地方呢?再说你们全家为何要搬到姚府老宅呢?”

    姑娘踌躇半响说道:“因为这块地方是个风水宝地,我们可以在此地修炼千年,吸取日月之精华,因此会举家迁徙至此繁衍生息。”

    冯志远醒来之后,才发觉这只是南柯一梦。没过几日,冯志远很挂念弟弟冯志才,于是出门买了弟弟平日最爱吃的烧饼,就到县城的书院去找他。

    兄弟俩见面,寒喧了一番。冯志才问询哥哥冯志远为何来县城的书院,冯志远便将来姚府当仆人赚钱供他读书的事跟他说了。

    冯志才一听心里非常感动,不禁问道:“哥,你现在住在哪儿,一切都还习惯吗?”冯志远便将自己住在姚府老宅的事告诉了他。

    哪知,冯志才听他说起姚府老宅,顿时感了兴趣,他心想姚家是县城数一数二的大富豪,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富家宅院的模样,不如去见识一番。

    于是,他将自己想去老宅的想法告诉了冯志远,说是自己想和他到老宅去住住,一来有个幽静闲雅之处触景生情,激发写诗词的灵感,二来自己与同窗不太合群,因为树大招风,也得罪了人,受到排挤,所以想找个闲静地方散散心。

    冯志远听他这么一说,也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  冯志才跟随哥哥来到园子中,只见满园秀色,惹人沉醉,两人来到了二楼阁楼里。

    不一会儿,冯志远外出买日用品,他反复嘱咐冯志才千万不要与陌生人说话,尤其是陌生女子,说完就走了,然后留下冯志才独自一人在宅院里。

    冯志才在屋里读书,突然觉得倦意来袭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    他睡了一会醒了过来,就在这时候,屏风后面走出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。月光正好落在白衣女子的身上,这时才让冯志才看清,眼前的女子竟然婀娜多姿,楚楚动人。

    那女子秋波流转,搔首弄姿,冯志才见美色当前,心中忘了哥哥的叮嘱,他内心早已全是白衣女子的影子,就这样两人激情相拥,缠绵绯恻,成了好事。

    直到天色已晚,冯志才从睡梦中醒来,白衣女子已经不在了。只留下一片狼藉,他穿戴整齐,将二楼打扫一遍,又若无其事地走向前院。

    这时,冯志远从外面回到了家中。冯志才哈欠连天,只觉得疲惫不堪。

    冯志远担心地说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还是回书院住吧。”

    “大哥多虑了,我只是有些认床没睡习惯。”

    冯志远见弟弟固执不愿走,就独自去厢房睡觉去了。

    到了晚上,白衣女子又从屏风后面走出来,冯志才对她说道:“你我有了夫妻之实,为何我感觉浑身疲惫呢?”

    “你是读书太过辛苦,今晚我来念书给你听。”于是,白衣女子轻启贝齿,嗓音灵动,冯志才不知不觉深陷其中,接着又与白衣女子云雨了一番。

    次日一大清早,冯志远见弟弟不在屋中。他心里咯噔一下,连忙跑进园子寻人,不一会儿,就在阁楼上找到昏厥的弟弟。

    这时,冯志才就变得面黄肌瘦骨瘦如柴,两个眼眶凹进去,完全就像一个人干。

    冯志远见到弟弟这般惨状,不由地流下了眼泪,这时候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绿裙女子,她叹息一声说道:“你弟弟不老实,与我妹白蛇有染,我妹吸了他的阳气!”

    “啊!这可怎么办?”冯志远惊愕不已。

    “罢了,我当日在宅院里觅食,却闯入了一只蜜罐,看见我就咬,若不是你心善出手相救,我早就被咬死了,我给你一根千年人参,给你弟弟服下,七日之后,虽然不能痊愈,但是可保住性命。”

    说着,绿裙女子的手中凭空多出一根千年人参,她将人参放到了冯志远的手中。冯志远赶紧将人参磨成了粉,喂给弟弟服下。

    他背着弟弟来到了客栈,寸步不离地守着他。七日之后,冯志远长舒一口气,从昏迷中醒来,当他得知所发生的事情后,懊恼不已。

    半响过后,他对冯志远说道:“哥,我决定了,回家好好读书。”

    冯志才悔恨不已地说道:“我自小功利心就重,蒙蔽了良知。若是侥幸考中进士入朝为官,旁人对我投其所好,祸害的将是地方上的百姓,现在想来此事对我来说也是好事,如今幡然醒悟,让我看清了自己的不足。哥,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包容。”

    说完这番话后,冯志才下定决心痛改前非。从此,他改过自新重新做人,六年后,他进士及第,为官一方,造福当地百姓。

    后来,冯志远回到故乡赡养母亲。不久后,冯志远梦中的绿裙女子来到他家,自愿嫁他为妻,绿裙女子为他生下两儿两女,一家人幸福生活,甜蜜美满。

    静月斋寄语:

    兄弟姐妹,本是世上最亲的人。可现实里有的兄弟之间,往往关系搞得很不好,成家后甚至如仇人一般,老死不相往来。为了一点利益得失争执不休,这是相当可悲的事情。我们在处理一些争执时,一定要记住血浓于水,主动相让啊!

    蛇妖变成了美女,可以害人也可以不害人,关键看她们是否动真心。现实里被人唾骂的狐精,只要让她们动了真情,也可以变成良家淑女啊!

    作者:admin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12  点击数:

网信快3平台,网信快3官网,网信快3网址,网信快3下载,网信快3app,网信快3开户,网信快3投注,网信快3购彩,网信快3注册,网信快3登录,网信快3邀请码,网信快3技巧,网信快3手机版,网信快3靠谱吗,网信快3走势图,网信快3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网信快3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